【綜合信息】

 
重磅!住建部:不得以審計結論作為工程結算依據!(附最高法10大案例)

 

綜合信息  加入時間:2020-03-03 01:42  點擊:2768   回首頁


2020年2月26日住建部辦公廳下發《關于加強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有序推動企業開復工工作的通知》,明確要求:規范工程價款結算,政府和國有投資工程不得以審計機關的審計結論作為工程結算依據,建設單位不得以未完成決算審計為由,拒絕或拖延辦理工程結算和工程款支付。

近年來,很多個地區先后出臺了地方性審計條例或審計監督條例,規定政府投資和以政府投資為主的建設項目“以審計結果作為工程竣工結算依據”,規定“以審計結果作為建設工程竣工結算依據”出發點是為了保護國有資產不流失、監督財政資金合理使用。

一些政府投資工程的建設單位以等候審計結果為由拖延工程結算時間,進而拖延支付工程款,使施工企業不堪負重,并直接影響對材料、設備供應商及勞務企業的款項結算和支付。

對于施工單位而言,苦不堪言!

2019年9月工信部發布《及時支付中小企業款項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明確提出:

1、國家機關、事業單位和大型企業從中小企業采購貨物、工程、服務的,應當在30日內付款;合同另有約定的,最長不得超過60日,逾期應支付利息。未作約定的,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基準利率的1.5倍支付利息。

2、不得以審計作為支付中小企業款項的條件不得以審計結果作為結算依據


早在2017年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復函《關于對地方性法規中以審計結果作為政府投資建設項目竣工結算依據有關規定提出的審查建議的復函》。該復函提出:

經過充分調研和征求意見,認為地方性法規中直接以審計結果作為竣工結算依據和應當在招標文件中載明或者在合同中約定以審計結果作為竣工結算依據的規定,限制了民事權利,超越了地方立法權限,應當予以糾正。




2017.6.25

建筑行業內關注的“以審計結果作為建設工程竣工結算依據”問題,在2017年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復函明確:應當予以糾正。

0008.jpg

為什么受到業界反對?
各地出臺了以審計結果作為建設工程竣工結算依據規定后,廣大施工企業反響強烈,呼吁撤銷此規定。因為:
1、損害了自愿、公平、公正的市場交易原則,嚴重損害了施工企業的合法權益。
2、一些政府投資工程的建設單位以等候審計結果為由拖延工程結算時間,進而拖延支付工程款,使施工企業不堪負重,并直接影響對材料、設備供應商及勞務企業的款項結算和支付。
3、通過地方立法強制性地將第三方做出的審計結果作為平等主體之間簽訂的民事合同的價款結算依據,實際上是以行政定價代替市場定價。
4、審計機關和被審計單位之間是一種行政監督關系,審計機關并沒有對具體交易行為進行定價的權力。

通知原文:

0009.jpg

住房和城鄉建設部辦公廳關于加強新冠肺炎疫情

防控有序推動企業開復工工作的通知

建辦市〔2020〕5號

各省、自治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廳,直轄市住房和建設(管)委,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住房和城鄉建設局,有關行業協會,有關中央企業:

為深入貫徹總書記在統籌推進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部署會議上的重要講話精神,認真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有關決策部署,加強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礎設施工程領域疫情防控,有序推動企業開復工,現就有關事項通知如下:

一、牢固樹立大局意識,有序推動企業開復工

(一)分區分級推動企業和項目開復工。地方各級住房和城鄉建設主管部門要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切實提高政治站位,在地方黨委和政府統一領導下,根據本地疫情防控要求,開展企業經營和工程項目建設整體情況摸排,加強分類指導,以縣(市、區、旗)為單位,有序推動企業和項目開復工。低風險地區要全面推動企業和工程項目開復工,中風險地區要有序推動企業和工程項目分階段、錯時開復工,高風險地區要確保在疫情得到有效防控后再逐步有序擴大企業開復工范圍。涉及疫情防控、民生保障及其他重要國計民生的工程項目應優先開復工,加快推動重大工程項目開工和建設,禁止搞“一刀切”。

(二)切實落實防疫管控要求。地方各級住房和城鄉建設主管部門要積極與地方衛生健康主管部門、疾控部門加強統籌協調,根據實際情況制定出臺建設工程項目疫情防控和開復工指南,重點對企業組織管理、人員集聚管理、人員排查、封閉管理、現場防疫物資儲備、衛生安全管理、應急措施等方面提出明確要求,細化疫情防控措施,協助企業解決防控物資短缺等問題。強化企業主體責任,明確已開復工項目施工現場各方主體職責,嚴格落實各項防疫措施,切實保障企業開復工后不發生重大疫情事項,全力服務國家疫情防控大局。

(三)加強施工現場質量安全管理。地方各級住房和城鄉建設主管部門要加強開復工期間工程質量安全監管工作,加強風險研判,制定應對措施,創新監管模式,嚴防發生質量安全事故。對近期擬開復工項目,簡化工程質量安全相關程序要求,優化工程質量安全相關手續辦理流程,鼓勵實行告知承諾制,加強事后監管,可以允許疫情解除后再補辦有關手續。對工程項目因疫情不能返崗的管理人員,允許企業安排執有相應資格證書的其他人員暫時頂崗,加快工程項目開復工。督促企業落實安全生產主體責任,加強工程項目開復工前安全生產條件檢查,重點排查深基坑、起重機械、高支模以及城市軌道交通工程等危險性較大的分部分項工程安全隱患,強化進場人員開復工前質量安全、衛生防疫等交底,對準備工作不充分、防范措施不落實、隱患治理不到位的工程項目,嚴禁擅自開復工。督促工程建設單位切實保障工程項目合理工期,嚴禁盲目搶工期、趕進度等行為。

二、加大扶持力度,解決企業實際困難

(四)嚴格落實穩增長政策。地方各級住房和城鄉建設主管部門要會同有關部門建立企業應對疫情專項幫扶機制,認真貫徹落實國家有關財稅、金融、社保等支持政策,指導企業用足用好延期繳納或減免稅款、階段性緩繳或適當返還社會保險費、減免房屋租金、加大職工技能培訓補貼 等優惠政策。加快推動銀企合作,鼓勵商業銀行對信用評定優良的企業,在授信額度、質押融資、貸款利率等方面給予支持,有效降低企業融資成本。大力推行工程擔保,以銀行保函、工程擔保公司保函或工程保證保險替代保證金,減少企業資金占用。嚴格落實涉企收費清單制度,堅決制止各類亂收費、亂罰款和亂攤派等行為,切實降低企業成本費用。

(五)加強合同履約變更管理。疫情防控導致工期延誤,屬于合同約定的不可抗力情形。地方各級住房和城鄉建設主管部門要引導企業加強合同工期管理,根據實際情況依法與建設單位協商合理順延合同工期。停工期間增加的費用,由發承包雙方按照有關規定協商分擔。因疫情防控增 加的防疫費用,可計入工程造價;因疫情造成的人工、建材價格上漲等成本,發承包雙方要加強協商溝通,按照合同約定的調價方法調整合同價款。地方各級住房和城鄉建 設主管部門要及時做好跟蹤測算和指導工作。

(六)加大用工用料保障力度。加強部門協調聯動,積極幫助企業做好工人返崗、建筑材料及設備運輸、防疫物資保障等工作。統籌推進建筑業產業鏈上下游協同復工,加強上下游配套企業溝通,協助企業解決集中復工可能帶來的短期內原材料短缺或價格大幅上漲等問題。強化企業用工保障,做好農民工返崗復工點對點服務保障工作,指導農民工主要輸出地和輸入地做好人員返崗的對接和服務,鼓勵采用點對點包車等直達運輸方式,減少分散出行風險。開展建筑工地用工需求摸查,及時發布用工需求信息,鼓勵企業優先招用本地農民工,引導企業采取短期有償借工等方式,相互調劑用工余缺。支持企業開展農民工在崗培訓,鼓勵有條件的地區設立復工補助資金,對農民工包車、生活、培訓等提供補貼,解決農民工返崗的后顧之憂。

(七)切實減輕企業資金負擔。加快清理政府部門和國有企業拖欠民營企業賬款,建立和完善防范拖欠長效機制,嚴禁政府和國有投資工程以各種方式要求企業帶資承包,建設單位要按照合同約定按時足額支付工程款,避免形成新的拖欠。規范工程價款結算,政府和國有投資工程不得以審計機關的審計結論作為工程結算依據,建設單位不得以未完成決算審計為由,拒絕或拖延辦理工程結算和工程款支付。嚴格執行工程建設領域保證金相關規定,保證金到期應當及時予以返還,未按規定或合同約定返還保證金的,保證金收取方應向企業支付逾期返還違約金。優化農民工工資保證金管理,疫情防控期間新開工的工程項目,可暫不收取農民工工資保證金。

三、加快推進產業轉型,提升行業治理能力

(八)全面落實建筑工人實名制管理。所有開復工項目原則上實行封閉管理,嚴格按照有關規定落實建筑工人實名制,實時記錄施工現場所有人員進出場信息,實行體溫檢測制度,嚴禁無關人員進入施工現場,最大限度減少施工現場人員流動。對不能實行封閉管理的工程項目,要明 確施工區域,做好建筑工人實名制管理,管控人員流動。有條件的工程項目要做到作業區、辦公區和生活區的相對隔離,并對施工現場劃分作業區域,根據作業特點定時記錄區域內人員信息。

(九)大力推進企業數字化轉型。企業要加強信息化建設,更多通過線上方式布置工作、實施質量安全管理、召開會議、匯報情況、招聘隊伍、采購建材和機械物資等,推進大數據、物聯網、建筑信息模型(BIM)、無人機等技術應用,提高工作效率,減少人員聚集和無序流動。

(十)積極推動電子政務建設。全面推行電子招投標和異地遠程評標,對非必須到現場辦理的業務,一律采用線上辦理。對涉及防疫防控或保障城市運行必需等特殊情況的應急工程項目,經有關部門同意可以不進行招標。大力推行施工許可線上全流程辦理和電子證照,進一步簡化審批流程。有條件的地區可采用“在線申報、在線審批、自行打證”模式,不再經政府辦事窗口現場辦理。

(十一)推動資質審批告知承諾制改革。實行資質申報、審批、公示、公告等業務的“一網通辦”,鼓勵采用郵寄等方式領取證書。各地可進一步擴大審批告知承諾制適用范圍,減少資質申報材料,提高審批效率。

四、加強組織領導,落實監管責任

(十二)建立完善工作機制。地方各級住房和城鄉建設主管部門要認真履職盡責,在做好各項疫情防控工作的同時,統籌開展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礎設施工程領域企業和工程項目開復工工作。結合地方實際,進行專題研究部署,加強與相關部門協作聯動,切實采取有效措施,協調解決企業開復工遇到的實際困難和問題,最大程度減少企業負擔和損失,幫助企業盡快恢復正常生產經營。

(十三)加大指導監督力度。地方各級住房和城鄉建設主管部門要加強對疫情防控期間企業經營的監測分析和指導監督,落實監管職責,明確責任分工,加強對新建、改建、擴建項目開復工的監管,強化疫情防控措施落實,及時上報實施過程中存在的問題及相關建議。充分發揮行業協會作用,及時了解市場運行情況和企業訴求。加強輿論宣傳引導,打造各方協力、眾志成城的良好氛圍,堅決打贏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

中華人民共和國住房和城鄉建設部辦公廳

2020年2月26日


附一:最高法院十大典型案例及詳細裁判規則
裁判規則一
建設工程合同的工程價款結算應以當事人約定為準,審計部門對建設資金的審計不影響建設合同的效力及履行。
案例一:最高人民法院在呼和浩特繞城公路建設開發有限責任公司與河北路橋集團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中認為,雙方已就應支付的工程款總價形成合意,這是雙方真實意思的表示,且沒有違反法律的禁止性規定,對雙方均具有約束力。因此,繞城公路公司主張該工程量僅供審計之用,缺乏依據。依法有效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雙方當事人均應依約履行。審計部門對建設資金的審計是國家對建設單位基本建設資金的監督管理,不影響建設單位與承建單位的合同效力及履行。雙方當事人并未在合同中約定,將審計結果作為計算涉案工程款的依據。且從一審法院調查的結果來看,審計人員認為審計局函中的初審值數據不準確,因為建設單位提交的相關材料不全面,故無法出具客觀真實的審計報告。因此,繞城公路公司的上訴主張,既缺乏合同依據,也缺乏法律依據,應不予支持。[載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審判指導與參考》(2012 年第4 輯)]

裁判規則二
當事人對接受行政審計作為確定民事法律關系依據的約定,應當具體明確,而不能通過解釋推定的方式。
案例二:最高人民法院在中鐵十九局集團有限公司與重慶建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建設工程合同糾紛案再審民事判決書[(2012)民提字第205號]中認為,根據審計法的規定及其立法宗旨,法律規定審計機關對政府投資和以政府投資為主的建設項目的預算執行情況和決算進行審計監督,目的在于維護國家財政經濟秩序,提高財政資金使用效益,防止建設項目中出現違規行為。重慶建工集團與中鐵十九局之間關于案涉工程款的結算,屬于平等民事主體之間的民事法律關系。因此,本案訴爭工程款的結算,與法律規定的國家審計的主體、范圍、效力等,屬于不同性質的法律關系問題,即無論案涉工程是否依法須經國家審計機關審計,均不能認為,國家審計機關的審計結論,可以成為確定本案雙方當事人之間結算的當然依據,故對重慶建工集團的上述主張,本院不予采信,對案涉工程的結算依據問題,應當按照雙方當事人的約定與履行等情況確定。
分包合同中對合同最終結算價約定按照業主審計為準,系因該合同屬于分包合同,其工程量與工程款的最終確定,需依賴合同之外的第三人即業主的最終確認。因此,對該約定的理解,應解釋為工程最終結算價須通過專業的審查途徑或方式,確定結算工程款的真實合理性,該結果須經業主認可,而不應解釋為須在業主接受國家審計機關審計后,依據審計結果進行結算。根據審計法的規定,國家審計機關的審計系對工程建設單位的一種行政監督行為,審計人與被審計人之間因國家審計發生的法律關系與本案當事人之間的民事法律關系性質不同。因此,在民事合同中,當事人對接受行政審計作為確定民事法律關系依據的約定,應當具體明確,而不能通過解釋推定的方式,認為合同簽訂時,當事人已經同意接受國家機關的審計行為對民事法律關系的介入。因此,重慶建工集團所持分包合同約定了以國家審計機關的審計結論作為結算依據的主張,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采信。

裁判規則三
拆遷還房安置小區工程關乎公眾利益,可以約定工程總價由政府審計部門審核,應以審計部門的最終審計結論為結算依據。
案例三:最高人民法院在四川省蒼溪縣弘立建筑安裝工程有限公司、四川天澤投資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再審民事裁定書[(2019)最高法民申6183號]中認為,經查,《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專用條款部分就合同價款明確約定,“本合同價款采用可調價格合同方式確定,合同價款調整方法:以(2009)【四川省建設工程工程量清單計價定額】及相關配套文件執行。材料價格按當地市場價。工程總價以政府審計部門審核造價為結算價。”以上約定中,(2009)【四川省建設工程工程量清單計價定額】及相關配套文件是工程價款的計價方式,由政府審計部門審核確定工程總價是約定由專業第三方機構審核工程價款的真實性,審計部門審核亦應按照約定的計價方式取費,二者并不沖突。弘立公司申請再審以《邀請招標文件》中無以政府審計部門審核造價為結算價的要求并據此認為本案工程價款不應以政府審計部門的最終審計結論為計算依據的理由,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二)》第十條規定的情形,本院不予采納。《建設工程施工合同》中“工程總價以政府審計部門審核造價為結算價”的約定,系雙方真實意思,且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效力性強制規定,合法有效。并且案涉工程屬于拆遷還房安置小區工程,涉及到公眾利益,約定工程總價由政府審計部門審核也具有一定的必要性、合理性。

裁判規則四
政府審計結論長期無法形成,對當事人有失公允的,法院可以判決一次性全部支付剩余尚欠工程款。
案例四:最高人民法院在唐山灣三島旅游區旅游開發建設有限公司、北京中海北方港口工程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2019)最高法民終136號]中認為,雙方一致認可涉案工程于2014年11月已經交工使用。無論雙方所簽合同性質是建設工程施工合同,還是BT項目合同,對唐山三島而言,取得了由中海北方投資建設的項目并實際投入使用,其合同目的都早已經得以實現。而中海北方作為合同另一方當事人,投入了超出預期的巨額資金進行建設,在項目建成交付后相當長的時間內,卻因審計機構無法形成審計結論而遲遲不能收回投資,無法實現合同目的。
因工程施工資料不全等原因,涉案工程的審計工作進展緩慢,自2016年5月中海北方將結算資料交付唐山三島開始,截至本案訴訟發生時,已歷經兩年多的時間審計結論一直無法形成。一審法院雖未對造成無法正常審計問題在雙方當事人之間作出明確的責任認定,但是如果采信唐山三島關于支付款項必須嚴格依照合同約定以審計結論形成后才能確定時間節點的抗辯主張,在本案審計結論長期無法形成的特殊情況下,對中海北方明顯有失公允。鑒于唐山三島自2014年11月接收項目投入使用起,已經長達數年,一審法院判令其一次性全部支付剩余尚欠工程款,并無不妥。

裁判規則五
建設工程合同約定以雙方結算確定工程價款,未約定以政府審計結算的,當事人依據政府文件主張政府審計的,不予支持。
案例五:最高人民法院在中國華西企業有限公司與深圳市華西安裝工程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2019)最高法民終385號]中認為,雙方在《施工合同二》補充條款中就工程結算約定的是雙方結算,并未約定要以審計部門的審計結論作為結算依據。格諾投資公司以補充條款中“按以上計價定額、計價辦法以及云南省的有關文件規定結算出來的工程結算總造價下浮3%作為甲、乙雙方建設工程最終結算價”的約定,主張根據云南省政府文件規定,工程結算必須經政府部門審計,工程款要待政府部門審計結論確定后才能支付的觀點沒有依據。
根據《施工合同二》補充條款約定,工程結算書經雙方簽字并加蓋公章后生效,工程結算總造價下浮3%作為雙方建設工程最終結算價。中國華西公司、華西安裝公司報送的結算經園區管委會委托的造價咨詢機構審核后出具了審核報告,雙方當事人在《建設工程結算審核驗證定案表》上進行了簽字和蓋章,確認工程造價審定金額為290261284.80元,該審定金額下浮3%后,應作為雙方最終結算金額,即281553446.26元。格諾投資公司關于雙方結算應以政府審計部門審計結論確定的主張無事實依據,不予支持。

裁判規則六
在審計結論正式出具之前,當事人已經對工程款進行結算的,應以雙方結算的工程款為準,審計結論不再當然成為結算的依據。
案例六:最高人民法院在肖春佑、臨泉縣人民政府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再審民事裁定書[(2019)最高法民申1218號]中認為,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條的規定,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效,但建設工程經竣工驗收合格,承包人可以請求參照約定支付工程價款。在涉案工程竣工后,臨泉縣審計局進行了工程結算審計,但臨泉縣審計局的審計是其對工程建設單位的一種行政監督行為,與涉案工程款的結算屬于不同性質的法律關系范疇,審計結論不能當然成為當事人之間結算的依據,案涉工程款的確定應按照雙方當事人之間的約定和履行情況加以確定。在上述審計報告正式出具之前,肖春佑即在審定結算造價為92529283.65元的《竣工結算審定簽署表》上簽字,并注明“同意”,還加蓋鹽城二建公司印章,表明雙方當事人對工程結算達成一致意見,可以作為確定涉案工程價款的依據。

裁判規則七
建設工程合同在明確約定以審計部門作出的審計結論作為結算依據情況下,才能將審計結論作為判決的依據。
案例七:最高人民法院在蘭州市城市發展投資有限公司、北京城建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二審民事判決[(2018)最高法民終651號]中認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十六條第一款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建設工程承包合同案件中雙方當事人已確認的工程決算價款與審計部門審計的工程決算價款不一致時如何適用法律問題的電話答復意見》(2001民一他字第2號)的規定,審計結果作為工程款結算依據,必須明確具體約定,即在合同中約定“以審計部門的審計結論作為竣工結算價款支付依據。”如審計部門是確定的,還應寫明審計部門的全稱。結合本案,雙方在合同中并沒有明確約定,將審計結果作為案涉工程款結算依據,合同中有關審計的約定不明確、不具體。因該項目屬國有資金投資的重點建設項目,審計機關對工程建設項目進行審計是一種監督行為。因此,對該約定的解釋,應解釋為工程最終結算價需通過專業的審計途徑或方式確定結算工程的真實合理性,而不應理解為須在業主接受國家審計機關審計后,依據審計結果進行結算。因此,蘭州城投公司所持合同約定以審計機關的審計結論作為結算依據的主張,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不予采信。

裁判規則八
因施工現場發生變化無法按照當時的實際情況進行審計的,關于以審計結論確定工程款的合同約定事實上不再履行。
案例八:最高人民法院在甘肅萬象園林綠化工程有限責任公司、金昌市體育局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再審民事裁定書[(2017)最高法民申4475號]中認為,按雙方合同約定,涉案工程應以財政審計作為造價結算的依據。雖然之后雙方又達成補充協議,約定由金昌市審計局對該涉案工程重新審計決算,但金昌市審計局明確表示涉案工程已無法就當時施工現場實際情況實施審計并出具正式竣工決算審計報告。故雙方關于補充協議約定的根據審計部門審計結論確定工程價款的約定在事實上已無法履行。金昌市財政局基本建設工程預決算審核管理中心在審核涉案工程項目時,已經根據雙方的施工合同、工程預決算報告、工程簽證單,對完成的工程進行實測后作出投資評審結論。萬象公司原審提交的證據不能確認具體工程價款,萬象公司在庭審中亦未提出對涉案工程進行鑒定,二審判決參照金昌市基本建設工程預決算審核管理中心做出的(2009)33號《建設項目投資評審結論》,進而認定結算工程款。

裁判規則九
上級審計機關撤銷下級審計機關作出的審計結論后,又重新作出的審計結論可以作為工程結算的依據。
案例九:最高人民法院在重慶市圣奇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與黔西縣人民政府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2017)最高法民終912號]中認為,《框架協議》、《工程承包合同》及《工程承包補充協議》僅約定了以審計方式作為確定案涉工程價款的依據,并未明確限定應僅以某一具體審計部門的審計結論為最終依據。而且《中華人民共和國審計法實施條例》第四十三條第一款賦予了上級審計機關對下級審計機關的審計業務依法進行監督的權力,第二款進一步規定下級審計機關作出的審計決定違反國家有關規定的,上級審計機關可以責成下級審計機關予以變更或者撤銷,也可以直接作出變更或者撤銷的決定;審計決定被撤銷后需要重新作出審計決定的,上級審計機關可以責成下級審計機關在規定的期限內重新作出審計決定,也可以直接作出審計決定。本案中黔西審計局出具《審計報告》后,其上級審計機關即畢節市審計局以《審計報告》結果存在重大失實為由,撤銷了《審計報告》,后又作出《專項審計調查報告》。因黔西審計局的《審計報告》已被撤銷,以該《審計報告》作為確定案涉工程價款的依據已無事實基礎。在此情況下,一審法院以畢節市審計局的審計結論作為確定案涉工程價款的依據,并無不當。

裁判規則十
建設工程合同中關于以政府審計部門的審計作為結算依據的約定,對實際施工人有法律約束力。
案例十:最高人民法院在鄧倫坪與四川省科茂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再審民事裁定書[(2017)最高法民申2207號]中認為,首先,合同雙方一致認可以政府審計部門核定的工程價款作為最終工程價款。科茂建筑公司與米易中學校簽訂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約定采用中標價加設計變更方式確定工程價款,之后簽訂的《補充協議》第三條第3項明確約定:“乙方在本工程提出的所有重組的結算由政府審計部門進行審計,審計結果作為最終結算依據”。其次,鄧倫坪知曉關于工程價款結算的約定。鄧倫坪參與了《補充協議》的簽訂,從《補充協議》落款處簽字看,鄧倫坪作為科茂建筑公司“委托代理人”簽字。第三,政府審計部門已經做出審計報告。2009年3月5日,米易縣審計局就案涉工程作出米審報(2009)2號審計報告,米易中學校與科茂建筑公司依據審計報告進行了結算。本案中,承包人與發包人約定了以政府審計部門的審計作為結算依據,實際施工人參與了該合同的簽訂,承包人與發包人決(結)算性文件對實際施工人有約束力。

附二:最高法院關于政府審計的答復意見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建設工程承包合同案件中雙方當事人已確認的工程決算價款與審計部門審計的工程決算價款不一致時如何適用法律問題的電話答復意見
(﹝2001﹞民一他字第2號 2001年4月2日)
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
你院“關于建設工程承包合同案件中雙方當事人已確認的工程決算價款與審計部門審計的工程決算價款不一致時如何適用法律問題的請示”收悉。經研究認為,審計是國家對建設單位的一種行政監督,不影響建設單位與承建單位的合同效力。建設工程承包合同案件應以當事人的約定作為法院判決的依據。只有在合同明確約定以審計結論作為結算依據或者合同約定不明確、合同約定無效的情況下,才能將審計結論作為判決的依據。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常州證券有限責任公司與常州星港幕墻裝飾有限公司工程款糾紛案的復函
(﹝2001﹞民一他字第19號 2001年4月24日)
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
你院關于常州證券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證券公司)與常州星港幕墻裝飾有限公司工程款糾紛案的請示收悉。經研究,我們認為,本案中的招投標活動及雙方所簽訂的合同合法有效,且合同已履行完畢,依法應予保護。證券公司主張依審計部門作出的審計結論否定合同約定不能支持。

(素材來源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福彩开奖今晚 彩票26选5开奖结果 麻将来了感觉在和人机打 江西十一选五最新技巧 nba比分捷报网 敦和资本 52麻将下载手机版 秒速飞艇开奖官方网站 博讯即时比分 互联网金融赚钱的项目 真人四人打麻将平台 甘肃十一选五推荐号 黑龙江正好网11选5 丫丫湖南麻将 韩国28开奖的网站 十分快三号码 幸运飞艇冠军计划